<div id="ixegu"><ruby id="ixegu"></ruby></div>
<menuitem id="ixegu"><dfn id="ixegu"></dfn></menuitem>
    <menuitem id="ixegu"><strong id="ixegu"><menu id="ixegu"></menu></strong></menuitem>
  1. <progress id="ixegu"></progress>
  2. <tbody id="ixegu"><div id="ixegu"><td id="ixegu"></td></div></tbody>
      <track id="ixegu"></track>
      <tbody id="ixegu"><span id="ixegu"></span></tbody>

        <tbody id="ixegu"></tbody>
        <tbody id="ixegu"></tbody>
        <track id="ixegu"></track>
        時事要聞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現狀、痛點及路徑

        2025China.cn   2021年09月29日

        01、引言

          中小企業作為數量最大、最具活力的企業群體,是我國實體經濟的重要基礎。根據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數據顯示,中小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 型 特 征, 貢 獻 了 50% 以 上 的 稅 收、60% 以上的GDP、70% 以上的技術創新、80% 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 以上的企業數量。中小企業是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主戰場,是實體經濟發展的主力軍。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迅速蔓延使經濟增速放緩,給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帶來嚴峻挑戰。中小企業抵御風險的能力普遍較弱,面對突發事件的防范機制不夠完善,在本次疫情中更加暴露了缺人員、缺市場、缺供給、缺資金、缺服務等諸多問題。對于中小企業中長期的發展,當務之急是對其轉型需求進行梳理,填補傳統業務場景與 5G、云和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之間的“鴻溝”,加快數字化轉型速度。

        02、我國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現狀

          本文結合 GB/T 39116-2020《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模型》,對企業數字化轉型核心特征和要素進行提煉總結,從人員 ( 組織戰略、人員技能 )、技術 ( 數據、集成、信息安全 )、資源 ( 裝備、網絡 )、制造 ( 設計、生產、物流、銷售、服務 ) 四個維度開展企業數字化轉型水平分析調研。

          為確保數據分析的準確性和客觀性,在江蘇、山東、浙江、廣東等地區選取了具有典型代表的 2608 家中小企業,涉及18個行業大類,每個行業采集企業的樣本數均超過 50 家,能夠反映現階段我國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整體現狀。

          2.1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階段劃分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企業采用運用數字化手段,探索實踐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之路。本文將企業數字化轉型發展劃分為三個階段 :探索階段、踐行階段和深度應用階段。

          探索階段 :企業對實施數字化轉型有了初步規劃并開始實踐,對設計、生產、物流、銷售、服務等核心環節進行數字化業務設計。

          踐行階段 :企業對核心裝備和業務活動進行數字化改造,實現企業生產制造全過程數據的采集、分析和可視化。

          深度應用階段 :企業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生產運營管理活動充分融合,基于數據分析和模型驅動有效提高科學決策水平。

          從數據統計結果顯示,89% 的中小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探索階段 ;8% 的中小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踐行階段 ;僅有 3% 的中小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深度應用階段??傮w來看,我國中小企業絕大多數還處在探索階段。

          2.2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行業進程與技術更新迭代速度相關

          產品直接面向終端用戶、更新迭代快、個性化定制需求旺盛的行業,企業數字化轉型水平排名更加突出。

          根據圖 1 數據分析結果顯示,汽車、電子、儀器儀表、運輸設備、醫藥等行業處于數字化轉型排頭兵地位。這些行業企業對設備、系統的數字化、智能化改造意愿迫切,在智能生產線、智能工廠方面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整體水平較高 ;而對于金屬、燃料加工制造以及紡織等行業,新一代信息技術在整個生產流程中的應用程度較低,數字化進程排名靠后。

        圖 1 中小企業各行業數字化轉型得分情況

          2.3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業務聚焦細分市場

          中小企業更專注于細分市場,專業化生產、服務和協作配套能力是企業發展的核心。根據工信部2018 年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統計,160 家入選“制造業單項冠軍”的企業中,中小企業占到 75.6%。如圖 2 所示,中小企業在生產、設計、物流、銷售、服務等環節各有發揮,但當前階段更專注于生產制造模式的轉型,主要為產業鏈上下游提供配套支撐。

        圖 2 中小企業業務覆蓋情況

        03、我國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痛點分析

          3.1 轉型必要性:成本顧慮

          企業數字化轉型是一項系統工程,不僅需要加大研發投入、人才儲備,還要全面升級各生產環節基礎設施,然而中小企業與大型企業相比融資較為困難,在生存壓力下中小企業多存在成本顧慮。

          一是轉型技術成本、試錯成本高。企業自身“造血”機能偏弱,外部“輸血”機制滯后。企業在難以利用資金杠桿和借助專項扶持的基礎上,靠企業自身的資本投入幾乎難以為繼。

          二是資源投入不足。中小企業在網絡、設備、信息系統等資源配置方面投入對比大型企業資源投入相對不足。

        圖3 企業資源投入情況對比

          如圖 3 所示,當前中小企業辦公網絡平均覆蓋率為 89%,關鍵工序的數字化裝備應用比例為 45%、生產過程信息系統覆蓋占比為 40%、設備聯網率為 35%。

          3.2 轉型必要性:轉型收益

          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夠驅動整個商業模式創新和商業生態重構 , 卻很難在短期內為企業帶來直接收益,傳統制造領域的中小企業對于數字化轉型仍處于觀望狀態。

          一是中小企業對數字化轉型如何盈利,未來能否盈利缺乏清醒的認識。數字化轉型初級階段要應對新興信息技術對商業模式的沖擊、如何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實現企業跨越式發展,需要企業管理者具備敏銳的觀察力。

          二是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見效周期長,企業關心轉型后是否能真的解決業務痛點問題,實現降本增效。以 2020 年初的新冠疫情為例,受疫情影響,市場預期不穩、需求疲軟、訂單下降、生產下滑,造成中小企業信心不足、投資意愿下滑。根據中國中小企業協會發布的《中小企業發展指數》,2020 年一季度中小企業投入指數為56.2,2019 年四季度均值下降了近 20 點。

          3.3 轉型可行性:能力不足

          推進產業升級改造的過程中,中小企業由于規模有限,資金投入有限、在轉型人才、數據采集以及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等方面能力不足。

          在轉型人才方面,中小企業數字化人才匱乏,人才培養機制不健全是阻礙企業轉型的一個重要因素。數據分析結果顯示,企業中數字化相關人才平均占比僅為 20%,15% 的企業建立了數字化人才培養體系。在數據采集方面,中小企業對生產制造相關信息缺乏有效的采集和收集。

          一是我國制造業裝備種類繁多,不同廠家不同類型設備的通信接口與功能參數各不相同,缺乏統一標準 ;

          二是目前國內很多高端制造裝備多是從國外進口,而這些進口設備的數據接口和數據格式有自己的標準,封閉性比較強。

          根據調查數據 :30% 的中小企業對生產制造設備實施聯網,實現對設備、工藝等信息采集。36%的中小企業能夠應用質量檢測設備實現生產過程質量信息的采集與追溯。34% 的企業實現了設計、生產、 物流、 銷售、 服務等 關鍵業務數據的采集,見圖 4。

        圖 4 中小企業數據采集基礎水平

          在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方面,中小企業的數字化基礎水平較薄弱,40% 的中小企業能夠實現基于二維碼、條形碼、RFID 等標識技術進行數據采集 ;23% 的企業實現了關鍵業務系統間的集成 ;僅有 5%的企業采用大數據分析技術,對生產制造環節提供優化建議和決策支持。

          3.4 轉型可行性:轉型路徑不清晰

          隨著企業數字化轉型邁向深水區,關鍵標準規范缺失、行業監管體系不完善、解決方案不全面等問題逐漸凸顯。

          一方面企業數字化改造需求模糊而龐雜,關鍵標準、實施指南的缺失導致部分企業由于未清晰認知自身發展階段與戰略規劃,在企業內部數據尚未打通的情況下盲目開展數字化轉型,致使轉型效果不佳。

          另一方面缺少一個有效反映轉型價值的評估模式,企業無法精確了解開展數字化轉型的投入產出效益。

        04、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路徑

          4.1 需求識別

          中小企業圍繞自身企業發展愿景,梳理核心業務價值,借助工業互聯網平臺提供的資源訂閱、數據共享以及能力協作等平臺式服務,最終實現成本下降、質量提高、效率提升、資源配置間的平衡。

          在此階段,中小企業上平臺一方面可依托平臺資源匯聚、優化配置優勢、控制成本、提高產值 ;另一方面中小企業通過識別關鍵業務場景與數字技術應用的契合點,進而聚焦核心業務場景進行轉型升級。

          4.2 轉型實踐

          中小企業升級改造方案,廣泛采用數字化設備,關鍵工序設備具備標準通訊接口,支持主流通訊協議,開啟數字化轉型的踐行階段。

          在此階段,中小企業一方面應用自動化技術、傳感技術、信息技術、通信技術等改造車間各類設備與信息系統,實現設備間的互聯互通與生產過程各核心業務異源數據的采集、存儲和展示,實現設備與設備、設備與系統、系統與系統間的數據共享 ;

          另一方面,通過對不同業務采集的人機料法環等數據開展數據集成和數據分析,對生產過程發生的狀況的結果進行原因分析,形成特定場景的解決方案并不斷的沉淀積累,構建知識庫或解決方案庫,在同類問題發生時進行調用,降低人員處理同類事件的工作強度。

          4.3 深度應用

          在信息協同透明的基礎上中小企業通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對企業核心業務 ( 如計劃、調度、質量、追溯、能源等 ) 各階段積累的知識進行代碼化和模型化,形成模型對未來將要發生的事件進行預測,進入數字化轉型深度應用階段。此階段新一代信息技術與生產運營管理活動充分融合,基于數據分析和模型驅動有效提高科學決策水平。

          一方面從紛繁復雜的信息中提煉出有用的知識,另一方面綜合運用多種知識給隱性問題提供正確合理的建議,滿足處理當前工業場景中不確定性和大規模復雜問題的需求,逐步構建企業核心競爭力。

          原文刊載于《信息技術與標準化》2020年第12期 作者: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 楊夢培 張巍 黃琳

        標簽:數字化轉型 我要反饋 
        世強
        工廠MRO間接材使用及管理調研
        專題報道
        貿澤電子——2021技術創新周
        貿澤電子——2021技術創新周

        在全世界智能機器人事業蓬勃發展之際,貿澤電子將于10月27-29日舉辦2021技術創新周。貿澤電子邀請了Analog D

        魏德米勒物流行業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物流行業解決方案

        魏德米勒作為行業領先的電聯接專家,進入中國市場26年,一直致力于為中國以及國際企業提供創新的智能化解決方案。我國正處于倉

        施耐德電氣食品飲料行業能源管理數字化解決方案
        施耐德電氣食品飲料行業能源管理數字化解決方案

        隨著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時期的到來,工業企業能源管理也將從紙質、人工的方式,走向數字化采集和智能分析的新未來。施耐德電氣在工

        欧洲vodafonewifi18
        <div id="ixegu"><ruby id="ixegu"></ruby></div>
        <menuitem id="ixegu"><dfn id="ixegu"></dfn></menuitem>
          <menuitem id="ixegu"><strong id="ixegu"><menu id="ixegu"></menu></strong></menuitem>
        1. <progress id="ixegu"></progress>
        2. <tbody id="ixegu"><div id="ixegu"><td id="ixegu"></td></div></tbody>
            <track id="ixegu"></track>
            <tbody id="ixegu"><span id="ixegu"></span></tbody>

              <tbody id="ixegu"></tbody>
              <tbody id="ixegu"></tbody>
              <track id="ixegu"></track>